《东邪西毒》凄美爱情故事

东邪西毒,东邪西毒,爱情故事


在卡萨和雷鸣两界传说着这样一个故事——

雷鸣正处在一个无主的状态,在雷鸣有两兄弟莫南、莫北,冥冥中上天安排这两兄弟的其中一人将会是雷鸣的统治者。

卡萨城主神罗德、兰摇晃着手中的神棍,忽然一道刺眼的光闪过,缔造了一个小天使并赐名——殇、影。

刚诞生的她似乎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恐慌,光着屁股的殇、影尝试着迈出进入了世界的第一步,她成功了!殇、影开始了她的第二步、第三步.....

殇、影肆意的奔跑在卡萨主神面前,告知主神她已长大。主神罗德、兰慢慢的凑近殇、影耳旁:“我的孩子,去吧!踏上你真正MY的征途,等你在凡间长到50级时就可以回到天界。记得对于凡人千万别动情,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将永远被贬为凡人,不再回返神界!神会惩罚你们的。”

这是主神罗德、兰在殇、影离开天界最后的忠告。

殇、影带着主神给自己的忠告踏上了MY成长历程,她小心翼翼地与离开天界的传送师娜塔莉对话起来:“主神罗德、兰赋予了我特殊的魔法能力,可以护送你去MY最为繁华的雷鸣大陆。”

殇、影顺着光线慢慢降落,落地那一刹那,殇、影知道只有靠自己了。殇、影看了自己的全身,除了从天界诞生时穿的一件已不合身的小马甲,头发依然是幼时的发型。手握一把已经失去神力的法杖,再没有其它。

殇、影开始一小步一小步的从雷鸣大陆10号摊位慢慢的向前走,单纯的殇、影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殇、影开始慢慢探索,慢慢熟悉这些陌生的凡人。独自穿梭在行人当中,没人会在意和看到那么不起眼的殇、影。

天黑了,走了一天的殇、影累了,随便找了个地方睡着了。殇、影的小嘴慢慢扬起,她似乎在做着自己的美梦,没人知道殇、影梦到了什么。

殇、影用力揉了揉眼睛,忽然看到前面一个叫卡迪娜用力摆了摆裙子,微微的对殇、影笑了(卡迪娜是卡萨城大祭祀,是凡人们的证婚人)。

殇、影伸了伸懒腰,向这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好刺眼的光!那么多人在做什么?”殇、影带着好奇心跑了过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没等到自己走到跟前,只感觉到自己身上剧痛1秒后倒在人群当中.....

殇、影哭了,看着自己的灵魂在人群中飘来飘去,感到无奈+无助!

“你这算什么?连一个小女孩也不放过!”人群中穿来这样的一句话。

“哈哈,笑话!我杀谁还要你管?”一个穿着寂灭虚空的男人大声吼着。

20秒后殇、影用最后的力气活了过来,因为自己知道自己的路才刚开始。刚准备远离这场与自己无关的战斗时,人群中吼话两个人站在殇、影面前。

“这个小女孩我杀定了!也要定了!”

“杀她?你有那个本事吗?先从我这过!”

殇、影莫名奇妙的看着身旁争吵的男人!他们是怎么了?他们挡住了自己的去路,“你们能让下吗?谢谢!”

杀气十足的两个男人同时看了殇、影一眼,没有讲话也没有走开!身穿寂灭虚空衣裳的男人趁对方不注意迅速地用剑刺进对方要害,同时屏幕上出现了对方邀请双人飞骑的提示。

殇、影顺手点了同意,她不知在点同意后一切都变了, 殇、影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上杀自己的仇人的坐骑,还让对方这样抱着自己。在殇、影思想里没有善恶,这只是自己旅途的开始。

他载着殇、影飞着,却没和殇、影说一句话,直到飞到卡萨的尽头——雷顶。殇、影望着对面大海眼泪莫名的掉了下来,殇、影想家了,想主神罗德、兰了。

“叫我莫北!”他忽然说话了。

“哦,那刚才那个呢?”殇、影小心的试探问着。

“他是我的兄弟,莫南!交易!”莫北冷冷的说到。

殇、影在莫北的面前像个小女孩,对这个陌生的凡尘懵懵懂懂,只有安心的听从着莫北。

莫北送给殇、影了一件雪白的舞裙,莫北告诉殇、影,穿这件衣服的女人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穿着雪白的舞裙的殇、影随风摆弄了下舞裙的下摆,好美!

随后的日子,殇、影的生活中多了一个叫莫北的男人。莫北与殇、影的年龄悬殊好大,他与莫南是一对亲兄弟,为争夺雷霆疆场常常争吵,但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在他们生命中会同时多了一个叫殇、影的女孩。

每天清晨,殇、影都会做着同样的事,那就是前往莫北带自己去的第一个地方雷顶。那里的海好蓝,只有在那里自己才能清醒这次下凡间的目的,才能记起主神罗德、兰在自己离开神界时的嘱咐。

好脆的铜铃声....殇、影回头看去,突然发现莫南笑嘻嘻地站在自己面前。

“来,让我帮你把这个绑上。”殇、影并没有做出任何拒绝的动作和话语,认真的看着莫南给自己绑上左脚上的铜铃。

莫南忽然用手摸摸殇、影的头,“其实我每天都会在旁边看着你,一个人默默的望着海的对面,你想家了吗?”殇、影认真的听着,仍然不做声,她不知道此时的莫南早已喜欢上了自己,她不知道这个就是人间的情爱。

莫南弯下腰望着害羞低着头的殇、影,“答应我,以后谁要是欺负你,包括莫北,你就用力摇动下脚上的铜铃,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在你身边保护你!”殇、影微微的点了点头,莫南还是像第一次见殇、影一样有正义感。

日子还像以前一样,穿着雪白的舞裙、脚带铜铃的殇、影每天清晨在雷顶看海,中午守在城堡里等待,下午在雷鸣市场散散步。只是每天多了莫北偶尔的聊天,殇、影很少说话,莫北也是,有时两人之间傻傻的看着。

莫南在每天的清晨都会偷偷的看着殇、影,心里暗暗发誓有机会一定要把殇、影抢过来,因为殇、影本身应是属于自己的!

殇、影知道莫南的想法,想阻止此事,想告诉他们自己跟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可能的。殇、影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可最终没有找到机会说出口!

人熟能无情,跟莫南莫北这两兄弟相处的这些时间里,殇、影开始感觉到人世间的情爱,每当殇、影心念动摇时,就能听到主神罗德、兰在告戒殇、影。

一次莫南找人带话给莫北,如果这次我占领了雷霆疆场,那么殇、影属于我。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着,离他们兄弟战争的时间越来越近,殇、影不忍心他们为自己这样,也不忍心看着这么好的兄弟互相残杀。

殇、影哭了,偷偷的把莫南和莫北都约到了雷顶。莫北看了莫南也在,突然把剑拔了出来,准备用力刺过去时,殇、影挡在了前面。

“如果你们真要这样,那么从此时起不会再有个叫殇、影的女孩!我是一个从天界下来凡间的小天使,在凡间我只能呆到自己到50级,跟你们任何一个都没有可能在一起的!如果我动了真情,主神罗德、兰会惩罚我的!”殇、影继续说着。

莫南看了看殇、影一眼走了,莫北依然是那么冷血不讲话。

莫南的离开不代表放弃,莫北的冷血不代表不在意。此后的天空多了美丽的花瓣雨,小小的花瓣雨落在殇、影雪白的舞裙上,时儿微风吹过,你听...多么好听的铜铃声...这是幸福吗?

殇、影笑了,她希望时间可以停留,不要再走一秒了。殇、影开始恐惧时间,开始害怕听到时钟滴哒滴哒的声音.....

“走!跟我去个地方!”莫北依然冷冷的说到。

“去哪?”殇、影有点被莫北的行为搞晕了。

莫北不说话,一把把殇、影抱上了自己的坐骑奔跑在寒冷的冰宫,直到一个神气的镜子面前停了下来,把殇、影慢慢的放了下来。在冰宫的衬托下,殇、影的舞裙变的更白了...

“我们这里有个传说,说如果相爱的两个人站在冰镜面前,一起祈祷,愿望就会实现!”正说着莫北跪了下来,开始了自己的祈祷。

殇、影看着自己面前平时冷血的莫北也有着这样一面,可是莫北不知道这个冰镜传说的另一半,如果两人相爱会在冰镜中看到彼此,那样愿望才会实现。可现在呢?殇、影苦笑着!

在殇、影心里早已被莫南第一次说的话所打动!要相信不管是天界还是凡间,在一个人很无助和委屈时听到别人对自己说的话很重要。

“你这算什么?连一个小女孩也不放过!”殇、影每当无人之时就会想到莫南说过的这句话,风微微的吹动着身上的舞裙和脚上的铜铃...

战争的时间提前了,殇、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莫南莫北带着自己各自的人马奔向了雷霆疆场,因为在凡间占有雷霆疆场者就会是此疆土的王。殇、影焦急的等待着,心里知道不管这次谁赢自己终究要走,因为自己不属于这里,只是这里的一个过客。

最后还是不由得跑向了战场,看到烟雾缭绕、刀光剑影,她开始慌了...莫南呢?为什么找不到呢?殇、影开始发疯似的跑在整个雷霆疆场之间,心中藏了很久的感情一下发泄出来!殇、影叫着“莫南...莫南...莫南!”

刀剑不长眼,此时的殇、影已被刺的满身是伤,雪白的舞裙上已沾满了鲜血。此时的莫北看到了殇、影,疯了似的大声吼着“殇、影你疯了吗?你不要命了吗?”一边吼着一边准备把殇、影抱进怀里。

可殇、影心里一直在想着一个人,那就是莫南,她用尽全身的力气问“莫北,告诉我莫南呢!告诉我!”

莫北冷笑,“你没爱过我吗?为什么想着莫南!”

殇、影用力摇动着脚上的铜铃,殇、影还记得莫南答应过自己的事。如果有人欺负自己,只要用力摇动脚上的铜铃,他一定会出现在自己身边的。

殇、影哭了,望着周围一具一具尸体,绝望着哭着....莫南,你不是答应过殇、影要永远守护着殇、影吗?你不是说过只要有人欺负殇、影,殇、影用力摇动脚上的铜铃你就会出现吗?

莫北用力吼着,“你这是为什么!”

“小殇、影....小殇、影....”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喊着。

殇、影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在动,满身是伤的殇、影爬了过去,是莫南!是莫南!指头开始触摸着对方的指头,慢慢的相互移动,殇、影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倒在莫南怀里,两人的血染满了曾经雪白的舞裙....

“如果有下辈子,你会爱我吗?”莫北笑着,只见一直跟随自己的宝剑从莫北的心脏处刺了进去...

殇、影在凡间的一切,主神罗德、兰都看在眼里,用法力收回殇、影回到天界,希望她有一天能看透人间的情爱!

主神罗德、兰:“我可怜的孩子,忘记凡界的一切,下面的爱恨情愁会很伤!回来主神身边,伤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忘.....我会宽恕你。”

殇、影:“我亲爱的主神罗德、兰,伤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忘,可伤好后的疤痕呢?是永远去不了的!”

只见一道火光从主神和殇、影面前闪过,当主神罗德、兰回过神来一看愣住了,只见殇、影的一件残衣——染满鲜血的舞裙脱落在自己面前,左脚上的铃铛不再响起......

话说殇、影身上被相爱人的血染红的舞裙,经过世间流逝,舞裙的颜色不再是血红色,慢慢的变紫了。后人取名为紫月舞裙,多了一个爱情传说!又有一说法舞裙变紫,他们来生再续前缘.....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