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战神》角色之牛魔心得

战神,斗战神,角色,牛魔,心得


我在凌云渡口不知摆渡了多少年,我不是时间的一部分,时间却是我生命的见证,我见识过太多的旅人,他们在我的渡口停留,远眺着这条宽广河流对岸的山岭,有悲有喜,表情复杂。我在我那刷满桐油的木桌上,用锋利的小刀刻下他们的名字。

有的刻在左边,有的刻在右边。我知道他们不一样,有人将要去向对面那座终年积雪的山顶,有的人却只能永远留在山下。甚至,还有人没能离开我的船,被这条冥河上一些他们所不能理解的力量拉入深渊。

我以为天下的旅人不过如此,直到我遇到一个人。

那天落日的余晖像血一样浓烈。他从熊熊燃烧的火云里走出来,影子被拉得宽广而又黝黑。他走的每一步都如磐石落地,枯黄的秋叶被震得飞起,仿佛涟漪般散开。我看不清他的脸,只听得见沉重的喘息。

“过了这条河?是否就是神的居所?”他放下扛在肩上的巨锤,声音充满了沧桑的浑厚,我本以为他早已疲惫不堪。哪里知道他竟然如此迫切的想到河的对岸去。我拿出的的小刀。踌躇着应该在哪一边刻下他的名字。

“你要去朝拜那山顶的佛光?”

“不。我要去清扫那终年不化的积雪”。他面色凝重的回答,我从他面孔上粗砺的线条里看到了庄严的笑意。我听过无数的痴言和妄语,但今天听到的这句绝对不是。

“他们就要来了”,我只是凌云渡口一个忘记了自己是谁的摆渡人,我知道那积雪下面有些什么。我拿出窖藏多年的老酒,为他践行。

比想像中的还要快,他们就已经包围了我和我的客人,客人把碗中的酒一饮而尽,哈哈大笑,酒水顺着他浓密的鬃毛滴落下来,洪钟般的声音震得我的耳膜一阵刺痛。我看见来人们身后的光华已经不在,脸上露出因痛苦而呈现的戾气。

“你这牛魔,还不服管,待我让你烟消云散”,他们挣扎着叫到。声音里却不失往常的权威,牛魔抓起身边的巨锤,高高跳起,直落下来,我听见骨骼碎裂的声音,凄惨的嚎叫只持续了不到一会儿,就已经再不可闻。

这些被称作神的人们,原来也如此容易死亡,他们生怕污秽的鲜血溅染到自己的华服,惊恐的向后退开,牛魔从血肉中拾起他的武器,用臂上的毛发揩去上面的血迹,粗壮的右臂凌空一抡,一股巨大的气流将两个已经退守到门边的罗汉拉回了牛魔的身边。

“我就是要让想要管我的人都烟消云散。”

话语间。我只看得见牛魔或劈或砍,或震或斩,我无法想象世间有将力量和气功运用得如此纯熟的

战士,那些平日优雅而冷淡的罗汉们脸上只有恐惧和绝望,这也是他们最后的表情,然后随着牛魔气功的震荡波和巨锤的反光,化为了一堆堆不成形状的血肉。

我的渡口第一次沦为了残酷的现场。我知道牛魔不会来帮我打扫这里。战斗结束的时候已是深夜,他顾不上跟我道别就跳入了湍急的河流,顽强的向对岸游去。我知道他这样的人不会需要我的帮助。

我望向对面的山岭,那积雪在月光下反射出圣洁的白光,也许,用不了多久,它们就要被染红了。

刻录名字的桌子已经在战斗中化为齑粉,我把小刀扔进了河里,我可能再也不需要它了。

他们中的杰出代表,这完全都是因为他发现了一种叫做蟠桃的果子,这种果子可以收集齐世界演进中其它部分的灵蕴。

一时间,蟠桃成了众神都开始争夺的资源,为了蟠桃,更确切的说是为了蟠桃中的灵蕴,第一次天地神劫开始了。

第一次天地神劫的结果直接导致了神的分裂,如来带领着他的嫡系远走西天,在一个高万仞的山上居住下来,忍辱负重,为了纪念他们对灵蕴的渴求和崇拜,他们给自己居住的地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灵山。

在第一次天地神劫中,蟠桃的生长地清凉山被付之一炬,在太上老君的主使之下,清凉山所有的蟠桃灵根全部被移植到天庭,太上老君为了让这个地方永远不能再长出灵根,将一块三昧真火炼化的火砖深埋地下,从此清凉山一片焦土,山火终年不灭,世人将之改名称作“火焰山”。

蟠桃的发现者镇元子也没能从这次战争中得到什么好处,太上老君怪罪他未经允许擅自传播蟠桃的消息,剥夺了镇元子的一切职务,但是鉴于他在蟠桃方面的精深知识,于是调离他去看守蟠桃园,这为老君和镇元子今后的恩怨埋下了重要的伏笔。

当时,还没有神知道这一次镇元的调离会给后世带来如何深远的影响,不过有一些颇具正义感的神从镇元子的遭遇里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而稍早

离东天的组织,他们开始游历四方,远离权利,不受拘束,他们希望在游历中提升自己的修为,这一部分神越来越多,后来逐渐成了气候,他们给自己命名为“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