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象征》星期四到五剧情攻略

象征,死亡象征,星期四,剧情,攻略


星期四,早上9点

俄罗斯,圣彼得堡 Max在睡梦中梦见了自己小时候与弟弟Andrew玩耍掉进了冰窟窿的往事,从梦中惊醒后,弟弟Andrew来到了公寓里,原来是Lara给Andrew打电话让他帮忙照顾Max。

与Andrew对话(有态度选项)。与Andrew对完话之后,来到电脑前,Lara留了一张便条及一个电话。操作电脑,查看电邮,给Malvin写一封邮件。然后拿起床头的笔记本notebook,掀开冰箱上面的布帘curtan,得到一罐喷雾油漆spray。

来到Lara姨妈的卧室,和她对话。她想要Max用塔罗牌测试一下自己的未来(这里有对话态度选项,只有接受才能继续剧情,如果选择拒绝,会影响最后的结局)。

出门来到Hermitage博物馆,径直来到画廊,观察一下门上方先前忽视了的监视器。与保安和游客对话(选择质疑的语气)。来到花瓶展览区,观察一下门前的垃圾桶bin,出博物馆。

来到民军总部大楼militia,拿起放在长椅上的一份报纸,报纸上可以读到一些比较有趣的新闻。进入Ostankovic办公室,与他谈到有关博物馆监控器录像带的事,Ostankovic把录像带照片放在了桌上,拾起得到照片photos from thecamera。仔细观察照片,注意如图所示两张照片的噪点、保安站的位置和日期。与Ostankovic讨论,原来是保安做假证。Max决定再去一趟博物馆。

来到博物馆,保安却不见了踪影,来到博物馆大厅楼梯,从新来的守卫guardat the staircase那里得知(用质疑的语气)保安Makarov的家庭住址。

回到大地图,来到Makarov的公寓楼外,碰见了一个酒鬼drunk。Max与他交谈后,得知了Makarov的详细地址以及他的家庭情况,并了解了他的女儿想得到一只宠物。

进入公寓楼,按门铃是一个小女孩开的门,可她不愿意和陌生人谈话。在消防栓hydrant中发现了一瓶稀释剂a bottle of thinner。下楼来到公寓楼背后的地下酒吧前,观察墙上的那幅涂鸦graffiti。进入酒吧,与吧台小姐交谈,选择质疑的语气,知道那个朋克男punk的笼子里装着一只宠物。

与朋克男对话,得知外面的涂鸦就是他的杰作。出门把稀释剂倒入喷漆里,再对涂鸦一阵乱画。进入地下俱乐部后告诉朋克男有人破坏了他的涂鸦,庞克男离开后,拿起装着宠物的箱子a transport box。

回到公寓的小女孩家,敲门把宠物送给小女孩,小女孩向Max述说了爸爸不让她出门的缘由,并让Max把一个玩偶交给她爸爸。

来到Lara的姨妈公寓,姨妈让Max帮他拿一杯咖啡。和Andrew交谈后,把咖啡递给姨妈,然后在电脑前查收电子邮件,是Malvin的回复,给Lara发一封邮件过去。

这时Ostankovic打来电话,说保安Makarov抓住了,让Max过去。

来到民军总部大楼,与Ostankovic交谈,Max要求以自己是Makarov律师的身份亲自和Makarov交谈。

来到探访室,交谈中,Max把玩偶交给Makarov,Makarov将事实全盘托出。把笔记本交给Makarov让他画出修士脖子上的符号。

离开探访室,回到姨妈家,检查电邮,然后回复邮件给Lara。Lara打来电话让Max去一家私人图书馆查询资料。

Act VII:神秘符号

Max与Andrew来到图书馆,可惜一行人好像并不受图书馆管理员的欢迎。向管理员表明来意后,管理员提到的一本书也许对Max有帮助。只是他只知道这是最近才来的一本薄书a thin book,名字却不清楚了。

来到书架处,Andrew自顾自地读了起来。翻阅地球仪旁边的书籍目录book catalogue,看起来这本书应该是John Christopher写的Societas Scania 。打开楼梯的保险栓sfety catch移动楼梯(记得爬上前要把保险栓固定住,不然Andrew会提醒你,这会影响到最后的结局)。把楼梯在中间一列书籍中发现了Societas Scania。打开书封面,检查一下书籍编号。

找到书后,在目录册中进行比对,然后交给管理员。这时一宗紧急电话却打了进来……

Act VIII:秘密

星期四,早上8点30

法国,里昂

Lara在办公室打开电脑资料库,搜索几个关键词后依然一无所获。不过Lara想到自己家的书柜里也许有关于潘多拉魔盒的资料,然后到博物馆去散散心也不错。

来到Lara家,阅读书柜里的书了解了潘多拉魔盒的故事背景。

来到博物馆,与一位老者攀谈,老者提到锻造潘多拉魔盒的火神赫淮斯托斯Hephaestos其实身患残疾。这句话给了Lara灵感,他决定到办公室的资料库里换个关键字搜索。

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分别查看Abbey John,Diaz,Meyer三个人的资料。突然发现Diaz的葡萄牙名绰号就是Hephaestos Hefesto,点击资料上Hephaestos的链接并找到了答案。

给Ostankovic打电话过去,说明又有了新线索,只是两人在立场问题上起了争执。

Act IX:萌发

星期四,中午12点

葡萄牙,里斯本Lara在公寓楼前与一个挂着牌子的男人交谈,可惜Lara不懂葡萄牙语。来到公寓楼门前,观察门口边上的邮箱letter boxes,发现信箱里有封信件,并得知Diaz的门牌号是6号。Lara随后按门铃bells,却无人应答。再试一次按动Diaz邻居的门铃,然而对方说的葡萄牙语听得Lara一头雾水。

Lara突然想起了Diego会说葡萄牙语,给Diego打电话过去,对方教了Lara一句葡萄牙常用语。再按动门铃,还是交涉未果,没办法,给Diego打个电话只有让他自己来解决(对门铃使用电话)。

门开后来到二楼,敲Diaz邻居门想了解情况却挨了一顿臭骂。观察Diaz的房门发现可以闯入,只是门上了锁需要借助工具才行。门的旁边有个灭火器fireextinguisher,可是就这样Lara也取不下来,就算取下来了破门而入的动静也太大了。

回到公寓楼前,向下走到建筑工地construction site。一个工人正在午休,我们需要让他继续工作制造噪声好给Lara制造条件。观察他身前的收音机,扳动天线,调整频率。

把工人吵醒后,拾起地上损坏的收音机。与工人交谈,他想让Lara打开压缩机compresser的主开关main switch。打开压缩机开关后,发现卡关按钮不稳定,容易跳闸。

观察压缩机右上方的出租车广告牌,也许以后用得着,记下电话号码(对广告牌使用电话)。打开压缩机右方的小木屋wooden shed,得到一把钳子nipper。

离开工地,来到右边的街道street。有一个自动售货机,可惜身上没零钱了,暂时先不管。

继续往前走,来到出租车停靠点taxi stand,在草坪的右下方有张欧元的钞票banknote-paper money,捡起来收为己有。

回到右边街道的售货机前,使用欧元,里面棒棒糖的号码是135。输入后,按绿色的按钮。得到一根棒棒糖lollipop和一堆硬币coins。观察棒棒糖,取下包装纸和糖果,只留下一根糖果棍stick。

回到工地,打开压缩机的操作面板,开动机器后用糖果棍卡住主开关。再开动下面一排最右边的那一个开关。如图所示

回到公寓楼,用钳子取出灭火器,打开窗户,用灭火器砸开Diaz的房门。

进屋,这时电话响了,是Lara的前男友Philip打来的(选择消极态度)。随后打开厕所门两边的开关,右键点击两次观察门前的毛毯carpet,得到一把钥匙key。查看书柜bookcase,翻阅集邮册stamp album,得到一把镊子tweezers。查看周边都是一些和数字有关的书。

来到公寓楼的邮箱前,需要把那个牌子男打发走才能获取信件。把身上的硬币后,用镊子得到一封信,观察信封上邮戳、地址、和信件里的内容。Diaz原来是女演员Liv的粉丝,怪不得厕所里到处都挂着Liv的海报。

回到Diaz的房间,打开书柜旁的抽屉。找到一个计算器calculator和一张标着字母数字转换代码的便条convertion table。记下便条的内容,发现里面的数字能够与便条上的字母吻合,并且找到了Liv三个单词在便条上对应数字是50,1,5。打开计算器,发现里面没电了,用镊子取出收音机里的电池装进去。打开计算器侧面的开关后,Lara注意到计算器不能正常工作,反而看起来更像一款遥控器。

再来到书柜翻阅书籍,查看每本书名上的数字,Diaz在每本书上都用数字做了记号。如果和Liv的数字相对应,那就应该如图表所示。

分页符

One Mind’sEye

1

1

Five Centuries of Print Making

5

3

打开计算器,输入“713”和“=”号,书柜后面的密门开启了,推动书柜,进入了一间密室。

进入密室后,用先前得到的钥匙打开门右边金属柜子metalcupboard上层的抽drawer,Lara抽屉里找到了一些信件,没想到那个修士趁其不备将Lara敲晕在地。

Act X:黑暗

Lara醒来后四周一片漆黑,自己也被书柜挡在里面了,观察那个金属柜子,发现在柜子后面的缝隙里有样东西。把手伸进去拿到了一把9mm口径的手枪9mm bullets-magazine。Lara在一张桌子找到了一封威胁信和一匣子弹,把枪装上子弹后得到一把上了膛的枪loaded gun。观察机器,用硬币打开机身后面的面板,得到装有爆炸混合气体的药瓶phial。

把药瓶放挡住门的书柜the back bookcase wall上,正要开枪时却担心爆炸会波及到自己。为了防止被伤到,推动金属柜形成一道屏障,站在柜子后面再开枪。

来到公寓楼外,警察马上赶到。为了不引起注意,Lara需要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离开这里(如果时间限制之内没完成,将会影响游戏的结局)。

Act XI:目击

星期四,下午三点

俄罗斯,圣彼得堡

正当Max和图书馆管理员交谈之际,Lara打来电话,述说了自己在里斯本的遭遇,并认为“潘多拉魔盒”就是Diaz的代号。Max想到有可能这件事还牵扯到了名画贩子Teahan。就在这时,Andrew出来告诉Max,管理员因为心脏病发,不省人事。

Max来到图书馆外的电话亭telephonebooth处,拿开塑料杯plasticcup,观察玻璃上急救中心的电话号码,并向叫来了救护车。

Act XII:机密

星期四,下午三点

法国,里昂

Lara打电话向Ostankovic汇报情况,并说明自己不想再继续调查这宗案件。但是Ostankovic拿Max和Lara的前途相威胁,要Lara继续到苏格兰调查下去。

来到博物馆,在长椅上看到了之前遇到的那位老者。与之交谈,对方好像看出了自己对Max的情意,并提醒Lara,前方的旅途艰险。Lara觉得老者很蹊跷,追问下去并没得到什么效果。

回到国际刑警组织的办公室,Muriel打来电话说在里斯本发生了命案,询问Lara有无大碍(用质疑的语气回答)。检查电脑里的电邮,了解到现代美术馆的展品会在转移的途中停留几天,然后回复邮件继续向Charlotte询问情况。

在Lara接到了一宗Jennings有关手机电池反馈的电话后,查阅Charlotte发回的邮件,知道负责这次运输工作的是Garnott。在电脑资料库里查到Garnott办公电话的号码是548,用座机打给他,并许诺自己会代他负责运输雕像。

Act XIII:会面

星期4,下午6点30

苏格兰,爱丁堡

来到别墅大门外,在石头堆里捡起一块石头stone,在大门左侧扯下并拾起一根蒲藤creeping plant,用蒲藤绑住大门右侧的监控器security camera,最后沿着墙上的藤蔓爬进院子里。

踩上建筑楼外的排水管gutter pipe,一块支架gutter pipe bracket掉了下来,捡起它。

回到大门外,把支架放在一块平石large flat stone上,再用石头砸断支架得到金属条pieces of metal。

回到建筑楼的小门前,把金属条插进钥匙孔里。操作方法有两种如图所示

方法二:将上面那根铁条往左移,直到看见提示说“this one’s holding”。

接着缓慢移动下面这根铁条到图示位置。 从小屋内取得了一把螺丝刀screwdriver与一把折叠刀small knife。

回到大门外,用螺丝刀把门牌label拧下来。

来到排水管旁边的地下室天窗cellar windows,用门牌打开天窗内部的锁扣,进入地下室。扶起窗户底下的托板pallet作为踏脚之用,捡起盒子里的一块布cloth,打开铁门steel door旁的开关switch,试试铁门发现打不开,右键观察铁门发现里面有些线路,原来这扇门是由电路控制,用螺丝刀敲开电闸盒switch box。

Act XIV:包裹门铃响了没人答应,Lara决定到大门外一探究竟,在铁门上发现了一封快件postalcon signment。快件上寄出人是Theodor Morgan——一个喜欢用极端手段解决商业争端的恶棍。仔细观察这封快件:查看邮件地址后,转到背面,注意到右下方有一部分凸起。分别用鼠标左右键点击如图所示的几处地方,用小刀在中间位置打开信封,发现了一枚炸弹a bomb。试着把炸弹上红蓝两根线wir

最后打开开关,铁门自动打开。

来到铁屋后面的房间,发现Teahan倒在了血泊中,右键观察Teahan基本判定他是死于三小时前。查看桌子旁边的DVD录像机DVDrecorder,里面的录像已经被拿走了。右键点击闭路电视,Lara看到另一个房间里有一个人受伤了。

用布拿起桌上的PDA(否者会留下指纹,这样会对游戏结局产生影响),查看里面的邮件。在物品栏里将一块布包在PDA外面,防止自己的指纹落在上面(如果留下指纹的话将对结局产生影响),再把PDA放回原处。

来到左侧的通道corridor,Lara发现受伤的人原来是Diaz,他与一个修士贩卖名画被人发现追杀至此。Diaz为了逃避死亡,不惜弄瞎自己的眼睛,他也已经精神崩溃了。

离开地下室,回到大门前,自动触发剧情。

Act XV:航程

星期四,下午四点

俄罗斯,圣彼得堡

Max与Andrew在图书馆外起了争执,Max还是对Andrew小时候倒入冰窟窿的往事感到内疚。

Max先回到图书馆,从管理员的桌子拿起他的记事本notebook。打开记事本,里面提到了Badillos以及Capgrave在Eternal Sleeper修道院的所见所闻,包括他们崇拜死亡,脖子上纹身符号的秘密、他们所憎恶的五宗罪中的四项——贪婪、自大、急躁和缺乏信仰,以及一首小诗:

You are only oneof many,

thus go togetherwith thy fellow man,

for hope and determination,

for belief and destiny

today, tomorrow... forever.

then you will find redemption

来到民军总部,找到Ostankovic向他要回护照,Ostankovic坚决不同意。离开这里,在门外碰到了Andrew,Max的护照被扣押在Ostankovic那里,而Andrew不听劝阻,执意要先去芬兰的Eternal Sleeper等Max。

回到Lara姨妈家里,与姨妈对话后,Max看到Andrew放在电脑桌上的便条,检查邮件,写邮件给Lara告诉她有关Finnish修道院的事。等来Lara的电话,她说要伪造护照,可以在报纸里的广告里找,通常是以“卡通书comics”作为暗号。

翻阅之前得到的报纸到最后一页,从另一面的reader’s notice(如图1所示)右键观察知道图书馆的公告牌上有信息。

来到图书馆公告牌,移动(如图2所示)的三张标签,可以看到下面的一则广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