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奇谭2》配角形貌心思却胜主角

奇谭,古剑奇谭2,配角,形貌,心思,主角


下面我给大家说说《古剑奇谭2》配角形貌心思却胜主角,其实大部分人认为主角的形貌心思要比配角好,但我认为《古剑奇谭2》配角形貌心思却胜主角。

咱们先来说说主角群吧:

游戏的开始与一代甚為不同,主角不再是背负血仇的漂泊男子。

而是在豪门下长大的大少爷,离家理由也只是因為躲避母亲,轻松的旅游。

乐无异并无什麼目标,甚至於他為何修习偃术,他自己也并不知晓。

直到在马头遇见谢衣所造的偃甲船,才找到了他的目标,那就是找到谢衣,学习他精妙绝伦的偃术。

等到真正见到谢衣后,他才明白了他的志向,就是用偃术,造福更多人。

但他始终认為,自己能力不足,以至於他想守护的人,一个个离开他的身边。

甚至,他所视為老师的人,也不过是一场虚幻。

后来以為再次相见,却也并非真实。

一切如幻亦似梦,我想唯一真实的,便是他那一颗為了他人,真挚的心吧!第一女主角呢,也不是在女媧部族中,无忧无虑长大的女子。

而是自小在军旅生活中长大,有巾幗之风的闻人羽。

她偷偷出谷,為了找寻因為出任务而失踪,将她抚养长大如同父亲一般的师傅。

唯一线索只有他的师父是去追查传奇偃师谢衣而失去下落……

而在长安马头遇见无异,踏上偃甲船后,也正式开始了她的旅程。

一路踏上旅程,她也展现了她為其他人著想的一面。

她喜欢著这迷糊却又善良的无异,甚至也為了无异的安全怀疑过夷则。

但对於自己,她却又是如此的不顾自身為他人著想。

多次动用禁术,只為守护。

虽然多次藉口皆是不负天罡之名,我想真正不负的,也是她那守护之心吧!

第二男主角夷则,生下便是半妖之体,因此他学会隐藏自己的心绪。

外表冰冷,内心其实也已如同死灰,身长於帝王之家,自小便失了温暖。

最是无情帝王家,伴在他身边的只有母亲一人,在长兄陷害他之后,他感受到了人的无情。

尤其是亲生父亲对他的无情,甚至於假仁假义的面孔,都让他心若死灰。

外表看似坚强,心却早已碎裂。

或许也剩因為无异以及小羽等人的出现,才稍微修补的他的心。

但已经破碎的东西,再也不可能回復如初。

与其他人的相处,夷则始终是带有一份疏离感,以及自卑感的。

疏离感是因為他不再信任任何一人,他自认自己终将颠沛流离。

直到阿阮的出现,才真正弥补了他心中的碎裂。

虽然心中不可能完全復原,但有了她在。

夷则的心似乎也不再是原本那样的残缺。最后一位主角阿阮,我其实不知道该如何评论。

我只能说,她是一名看似天真可爱,实则坚强无比的少女。

人生有轮迴,生老病死周而復始,但却不如阿阮,仙草之灵,虽永生不灭,但无法长存。

甚至於留存也只是剎那芳华。

她先后幻灵了三次,第三次才终於明白了自己的身分,以及生命的短暂……

灵力的流失注定了她不可能盛开的太久。

但她还是在途中拼命燃烧自己的灵力。

為了什麼?為了她的同伴,她喜欢的人。

即便燃烧殆尽,她亦不悔。

想在有生之年燃烧自己的光华,照耀自己的同伴。

这份感情,岂非诚挚可贵?

好了,该说说我们的配角群了:

我认為在配角的描述上,更比主角让我喜欢,尤其是流月五人组更让我喜欢

有人说他们恶,但华月说的对,善恶岂有涇渭之分?

在不同角度上,你可以说一件事情是善,也可以说是恶。

如同谢衣切开伏羲结界,出发点是為了拯救族人,却引来了更可怕的物事——心魔。

但归於出发点,你能说他错了吗?

沉夜纵然為恶甚多,但出发点却是為了拯救即将灭族的族人。

这一切能怪谁呢?我想也只能怪罪上苍。

天地不仁,以万物為芻狗。

谁又想一生沾染疾病,随著城池一同消亡?

沉夜投落矩木枝害人,也是想让族人能有更好的延续。

甚至於他自己,他从来不曾為了自己著想过,一切的一切,都只為了他的族人。

他亲手杀死了自己最亲的妹妹,间接杀死了自己的挚爱城主,并且也杀死了自己唯一的知交爱徒谢衣,

看著最深爱自己的华月在眼前死去。

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子民。

从这一点我认為他跟仙剑五中的龙溟,真的很像。

每每看到沉夜的剧情,都令我落泪。

我觉得就像沉夜所说的,

世上本就无绝对的孰对孰错。

你说有朝一日,地球终将灭亡,人类感染疾病。

而有机会藉由迫害其他星球人而得到延续,你说人类会做吗?

而从人类延续上的角度来看这点,又错了吗?

生命的基本就是繁衍,能活下去比一切都重要。

杀一个人也是杀,沈夜也同样的与无异辩论,难道猪狗牛羊马就没有兄弟姊妹?难道就没被杀?

沈夜将人看成低一等的生物,我们人又没有将其它生物给贬低迫害了?

我认為他并没有错,甚至还是一个可怜之人。

如同少恭一般,其可怜或许已超过其可恨。

他的孤独,他的无奈,又有谁能懂?

甚至那大祭司,或许也不是他想当的。

天意弄人,谁又能解呢?

无论尊严,善恶,在活下去的前提下才有意义,我认為他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

我认為他唯一的错,只在於他杀了谢衣。

谢衣或许是唯一个,他所认可善良的人。

甚至於,他死后将其尸体作為初七伴在身边。

没有挚爱,又岂有刻骨之恨?

他恨谢衣的背叛,同时相对的,也十分喜欢谢衣这个徒弟。

不然怎麼会让谢衣样貌的初七,伴在身边百年呢?

而言灵之咒,所言完全应验在他身上。

夷则终未受到如此苦楚,不知该说是喜,是悲呢?

甚至於妹妹在怀中死去仍要说自己是陌生人,这样人生,可悲可叹!最后则是说说谢衣了

他英俊儒雅,心思善良,可以说是一位最好的人。

我非常欢他的个性,但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像他这样伟大。

起初他与沉夜一样,都是為了流月城百姓而努力著。

等到了心魔出现,两人想法才开始分歧。

沈夜认為,牺牲无关紧要的他人能成就自己的族人,有何不可?

谢衣的伟大之处就在这裡开始了。

他反抗了他所敬爱的师尊,拋下了自己故乡的一切,只為了不让下界无辜的人们受害。

离乡背井,颠沛流离背弃自己的家园,只為了心中所存的正道。

造偃甲,是為了让人们过得更好,或许这也是他对沈夜所作所為,希望能对下届人们能有一丝一毫的弥补。

最后他被沈夜所捉,死而不悔。

沈夜问了他两次,或者说一次是问了与他一般无二的偃甲人,可曾后悔?

但他的回答终是无悔,或许沉夜是希望他说出,他后悔了,甚至愿意回到他的身边……

偃甲有灵,与真的谢衣一般无二,我想这点从他读取偃甲谢衣已经知道了。

為正道,谢衣终是身死而无悔。

他一生之所求,為迴护一人一城。

那人或许便是师尊沉夜,而他回护的同时,也遵循自己心中的正道。

同时希望阻止沉夜為恶。

生命,哪怕是虫蚁,也只能活过一次,无论偃甲在珍贵,亦是无法比拟。

故事终逃离不开问道?

但生命之道在於出乎意料,是非善恶终无对错。

可贵的,终是人心。

最终我说个我总结感触的七言吧,无任何对仗押韵,请别笑我了。机关算尽太聪明,岂料天意孰能测?

流月城中夜独殤,永怀孤寂夕阳落。

少年终得循己道,继承师梦泽世人。

巾幗初為寻恩师,虽悲终伴有情郎。

半妖皇子心原死,幸得神女解心忧。

幻灵成型非长存,剎那芳华永存心。

生命灿烂惜人命,修习偃术為族人。

颠沛流离远故土,一生只為护苍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