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剧情攻略(中场休息与第三关上)(三)

刺客信条,刺客信条,剧情,攻略,中场休息


《刺客信条》虽然操作的是中世纪的刺客,但故事却发生在近未来——主角被一怪老头和一痴女诱拐到实验室里,紧缚在一床上进行令人心跳不已的人体实验——因为主角500年前老祖宗就是个刺客来的,这俩科学怪人想从主角的基因里把他老祖宗的记忆调出来,从而调查所罗门王的圣物的下落。可惜主角是那种口嫌体也嫌的TYPE,所以要慢慢地从1191年的记忆开始调教才能让其正直了。

《刺客信条》剧情攻略(中场休息与第三关上)(三)

第四个刺杀对象--大马士革商贾之王Abu’l Nuqoud 

●自由行动--郊区(Kingdom) 

离开马西亚夫进入郊区(Kingdom)前,因为郊区基本上都绕完了,故可用选地点的方式直接到大马士革、耶路撒冷、亚克城,虽然先去哪里自由决定,但下列说明仍照Animus上标示的序列来攻略。 

●任务行动--大马士革(Damascus)-刺杀商贾之王Abu’l Nuqoud 

进入大马士革后,先用老办法混入贫民区,然后向西南方的豪宅区(Rich District)走,记忆障壁已经消失了,所以就先走到大马士革的阿萨辛联络处取得基本情报,联络处负责人拉斐格建议从西方的Omayyad清真寺或是Sarouja露天市场找起,而西北方的Salah al-Din’s Citadel是人民议论会谈的公众场所,应该也能打听到有用的情报。 Altair谢过拉斐格后,火速动身展开调查。 

在豪宅区的「起始观察点」眺望,如此才能订出其他9个观察点的方位,大马士革的豪宅区(Rich District)共有10个观察点,本区所有支线位置请参考地图(半圆形是白袍学者学者,四尖角是自治会会众,这些位置都是原本待解救村民的位置;老鹰符号是观察点)。 

○记忆片段1/8 (请参考上图红色1处,为讯问任务) 

在Salah al-Din’s Citadel的南方有处广场,一名为商贾之王宣传的人,赞扬Abu’l Nuqoud自掏腰包为大马士革做了许多好事,慷慨买粮救济并维系城市的运作,完全不求回报;然而这种说法,多数市民是不买帐的,广场上无人围听,一会儿后,宣传者只好摸摸鼻子走了;我保持一段安全距跟踪他,没想到他走进Citadel里去了,还好我先前帮忙了一些白袍学者得以混入(或从先爬到楼房上监视宣传者的路径,再伺机跳下扁人)。 
堵到宣传者后,他很快就明白Abu’l Nuqoud付给他再多钱也不值得赔上性命,于是乖乖地对我说出商贾之王的真面相:Abu’l Nuqoud很少离开自己豪宅,不是因为他害怕遭人袭击,而是他痛恨他自己,也痛恨那些他必须假装要照顾的市民,只有在他大宴嘉宾时会短暂地出现在楼台上致辞,然后又躲回屋里,宣传者没有解释为什么Abu’l Nuqoud会有这种奇怪的行径,只说我看到商贾之王时便会明白,我想我已经知道该在什么时机下手,宣传者再也不需要多言了...。 

○记忆片段2/8 (请参考上图红色2处,为窃听任务) 

Omayyad清真寺外的喷水池,一名守卫正向另一名身着华服的长袍男报告一批货物的运送结果,长袍男抱怨要让这种「货物」顺利通关很不容易,虽然货箱里装的只是酒,但是虔诚的回教徒是禁止饮酒,这是回教圣书「可兰经」(Qur’an)有明文规定的,连买卖酒也是不可以的,长袍男随后念了两句守卫不明所以的可兰经文(注),便打发他离开。 

这个商贾之王Abu’l Nuqoud的行径果然很怪异,他最近收到了一大批酒准备宴会时使用,他难道不信仰阿拉的人吗?竟然视可兰经的规定如无物,那么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恶行是他不敢做的了。等等...「...任他们吃喝玩乐...任他们受希望的诱惑...但毁灭它,就有一个可知的定期...」,莫非这场宴会有什么其他目的吗? 

注:长袍男引述的是「可兰经」第十五章「石谷」之第三与第四节:你听任他们吃喝玩乐吧!你听任他们受希望的诱惑吧!因为他们不久就会知道的。我不毁灭一个城市则已,但毁灭它,就有一个可知的定期。 (Leave them that they may eat and enjoy themselves and that hope may beguile them, for they will soon know. And never did We destroy a town but it had a term made known.) 

○记忆片段3/8 (请参考上图红色3处,为扒窃任务) 

我进入Sarouja露天市场,看到有位撒拉森商人,正在交代另一人务必把信件秘密交给萨拉丁阵营里一名叫Hisham的;我尾随送信者把信件借来一看,原来这名撒拉森人叫Marzuq,应该是萨拉丁手下的Hisham安排在Abu’l Nuqoud身边的眼线,他从经手的帐目发现,有支付给亚克城的统治者William与耶路撒冷摄政王的大笔款项;乍看之下,会以为是十字军以战俘来向萨拉丁阵营(撒拉森势力)要赎金,但支出这些钱后那些战俘没有被放回,而且赎金之说也无法解释为什么要拿钱给同为撒拉森势力控制的耶路撒冷摄政王。 Marzuq写给Hisham的信中还提到商贾之王Abu’l Nuqoud夜夜笙歌的奢侈行径,大马士革的人民省吃俭用就是为了支持萨拉丁阵营的对抗十字军,但Abu’l Nuqoud却反其道而行,为人民所不耻。 

商贾之王为什么会经常举行盛大宴盛,饮酒作乐,我不得而知,不过这给了我绝佳的刺杀机会。 

○记忆片段4/8 (请参考上图红色4处,为委托任务,触发后再至4’与4’’处进行暗杀) 

我在Sarouja露天市场西南方遇到了一名阿萨辛伙伴,我以前和他一起做过几次任务,算是合作愉快,这次他奉命来解决商贾之王Abu’l Nuqoud的手下,总共有四个对象要解决,不过为了赶在中午前搞定,他请我帮忙料理掉其中两人,时限剩三分钟!我在不惊动守卫的前提下达成暗杀,他很高兴在这么多年之后,我们还是能合作无间,并交给我一张他从Abu’l Nuqoud的手下找到的岗哨图,这是颇为实用的情报。 

  • Article tag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