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剧情攻略(中场休息与第二关)(四)

刺客信条


  • By K1WI
  • 2021-03-03 23:00:29
  • 属于 攻略

刺客信条》虽然操作的是中世纪的刺客,但故事却发生在近未来——主角被一怪老头和一痴女诱拐到实验室里,紧缚在一床上进行令人心跳不已的人体实验——因为主角500年前老祖宗就是个刺客来的,这俩科学怪人想从主角的基因里把他老祖宗的记忆调出来,从而调查所罗门王的圣物的下落。可惜主角是那种口嫌体也嫌的TYPE,所以要慢慢地从1191年的记忆开始调教才能让其正直了。

刺客信条》剧情攻略(中场休息与第二关)(四)

看来碉堡屋顶的长弓手,比我想像中的还少,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溜进去。

○记忆片段6/8

我遇到了一名阿萨辛弟兄,很显然学艺不精的他把任务搞砸了,现在除了他自己还包括其妻小都在医者骑士团的猎杀名单中,真是逊到不行,还要我出手帮他解决掉追杀他的骑士,好吧!看在这名小兄弟从亚克城围城之时就卧底在此,可能会提供有用情报的份上,先帮他一把。由于他指定的目标只有一人,又不限时间,只要不被其他守卫发现,在光天化日之下背刺此人是易如反掌的。

为阿萨辛弟兄解决其心头之患后,他说出其长期观察医者骑士团首领Garnier的心得。 Garnier以济世救人自居,他有一座碉堡做为他治疗患者的集中营,患者只能在碉堡内走动,至于他的专属工作室只有学者可以进入,而碉堡的防御除了正门守卫之后,只有屋顶上的数名长弓手。看来不是从屋顶潜入,就是以学者做掩护,就可以混入碉堡中了。

当Altair完成上述六项支线的任两项,就可回地图上的阿萨辛联络处(Assassin’s Bureau),向联络处负责人简报所打探到的情报及预备刺杀医者骑士团首领Garnier的方式。

「Garnier平时都住在距此西北边的医者骑士团碉堡里,据说他把全部心力投注在对无辜人民的病态实验上--那些人多半是从耶路撒冷被绑架到这里来的。」Altair说。

「Garnier这招还蛮聪明的,从别的城市抓人做实验,在这里就不会启人疑窦。」负责人拿出簿记。

「我会趁Garnier巡床检视他的病人时下手。」Altair已经有十足地把握。

由于Altair已经有很完整的计划,所以联络处负责人拿出一根象征杀人执照的白羽毛,交给Altair。

注:据说在交谈时按Y可以改换摄影机视角(?)。

○记忆片段7/8 (情报分析整理)

Garnier de Naplouse在医者骑士团的碉堡里深居简出,只专注于他的工作上。我已经知道该在何时与何地展开行动。

在阿萨辛联络处稍事休息后,Altair就前往医者骑士团碉堡(地图上写Assassination Target的位置),Altair先解决了一些碉堡屋顶的守卫,再翻下外墙利用白袍学者掩护混入堡内,马上就会触发记忆过场,此时Altair只能在人群间缓步移动或转动视角,不过要记得这时有5次干扰现象要按。

一名衣不蔽体的男子从碉堡内部冲了出来。 (第1次干扰现象)

「救救我!」男子边逃边喊,「拜托--」

很快地这个男子就被医者骑士团的守卫架住了。两名骑士团的守卫用力地扁想要逃跑的男子(第2次干扰现象),而堡内的其他人也纷纷围了上来。这时碉堡内侧的大门打开了,医者骑士团首领Garnier de Naplouse和两名随从走出。

「够了!孩子们!」Garnier向守卫们喝道。 (第3次干扰现象)

「我只是要你们把患者带回来,不是要你们杀了他!」Garnier低头看被制住的男子,「好了好了,一切都会没事的。」

「不--不!」被制住的男子挣扎着。

「把你的手给我。」Garnier和蔼地说道。

「不!不要碰我!不要再碰我!」男子哭喊着。

「除去你心中的恐惧,」Garnier看着男子,「否则我无法帮助你。」

「帮我?」男子挺起胸来反驳,「像你帮其他人那样吗?你把他们的灵魂拿走了!!」男子死命挣扎,「我都看到了!我都看到了!不过你不能把我的灵魂夺去!」(第4次干扰现象)

Garnier用力甩了男子一巴掌。

「你克制一点!」Garnier吼了一声,随即又摆出很难过的表情,「难道你以为我喜欢这么做吗?你以为我想要伤害你吗?但你让我别无选择。」

男子摆脱了一名守卫,想冲向围观者,但马上又被抓了回来,他向众人疾呼,Garnier所说的都是谎言,Garnier的恐怖治疗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所有人都被他控制为止。 Altair认为传闻中的「实验」不是空穴来风,这个Garnier一定是个心理变态。

「把他送回病房。」Garnier转身要离开。

「我一定再逃出来的!」男子大叫。

「你逃不了的,」Garnier转回来看着被守卫制住的男子,「把他的两条腿打断!」(第5次干扰现象)

Altair撇过头去,不想看到这残忍的一幕。

「孩子,我真的很抱歉。」Garnier惋惜地说道,看着断腿的男子被守卫拖进堡内。

一股莫名的怒气冲上Altair心头,他从右侧的廊道走进病床区,里面有学者,有守卫,有所谓的病患,也有数名精神异常会直接冲撞过来的疯子;Altair选定了一个角落的长凳坐好,不动声色地观察Garnier的巡床方式,这时有段对话引起了Altair的注意,尽管他已经认定Garnier是个以医者之名,行杀人之实的变态,可是竟然有几名「患者」很诚恳地向Garnier道谢,声称自己能得救都是靠Garnier的仁心仁术。

分页符

「他们一定都受了Garnier不明药物的控制。」Altair闭上双眼暗暗告诉自己,现在Garnier近在咫尺,自己手下绝不能有丝毫迟疑。当他再睁开双眼,他瞬间起身一个挪步站到Garnier身后致命一击。

刺杀行动一达成,Miles感应到一段非常强烈又不稳定的记忆片段,是Garnier在死之前对Altair所说的话(有5次干扰现象)。

「你可以放下这罪恶的包袱了。」Altair缓缓把Garnier放下。 (第1次干扰现象)

「啊...是的,我听到死亡的召唤了,」Garnier的幻影环顾四周,好像准备离开,但又回过头来说道

「可是在我走之前,我必须要知道我的那些孩子们是否平安?」

「你是指那些被你抓去做残酷实验的不幸者吗?」Altair看着躺在地上濒死的Garnier。

「现在他们都自由了,可以回家了。」Altair说着。 (第2次干扰现象)

「家?哪里是家?哪种算是家?」Garnier的幻影否定道。

「擅自把这些人抓来实验,你可曾问过他们的意愿吗?」(第3次干扰现象)

「没错,」Garnier的幻影说,「不过你也太天真了,这些人的想法在被治疗之前根本不能称为意志,就好像一个小孩问父亲说自己能不能玩火,难道身为父亲的你会说,随你去玩吧?那么孩子被烧伤的话就是父亲的责任了。」

「你抓来的人不是小孩子!」Altair对Garnier讲得那套似是而非的比喻相当火恼,「那些男男女女都是成年人。」(第4次干扰现象)

「也许你看起来是那样,」Garnier的幻影摇头道,「但就我来说可不是,我看到他们的灵魂受损,我必须要予以治疗;我必须承认现在的治疗方式不是最好的,但那是因为你把我们『伊甸的残片』偷走了,迫使我得找寻代用品,用草药混合其他配方;我的守卫们就是最好的治疗见证,他们在被我治疗前都是疯子,是我把他们被禁锢的心灵解放出来。」

「我一旦死后,」Garnier的幻影叹了一口气,「他们又会变回疯狂的状态了...」

「你真的相信自己在帮助他们吗?」Altair质问道。 (第5次干扰现象)

「这不是我『相信』,而是我『确知』自己在帮助他们。」Garnier的幻影盯着Altair。

Altair看着倒下的Garnier合眼,便拿出白羽毛抹过Garnier的脖子,第二项刺杀任务结束了,然而Altair心里的疑问却无法消灭。 Miles把场景拉回医者骑士团的碉堡内,警钟大作,Altair,纵身一跃,便踏上堡内走廊的木椽横架,避过下方骚动的人群,向前方的破窗冲出碉堡,很快地就来到屋顶,由于先前已经把长弓守卫料理掉了,他快速地朝阿萨辛联络处(Assassin’s Bureau)跑去,在屋顶小棚稍待一番甩掉追兵后,他就一个翻身从联络处的屋顶跳下来。

「Garnier死了。」Altair拿出染红的羽毛做证据。

「那你该快回去马西亚夫覆命。」联络处负责人在簿记上写下一些文字。

「但还有些事...」Altair迟疑了一会儿。

「你说吧!难道还要我来猜你在想什么吗?」负责人看了Altair一眼。

「你觉得Garnier想对这些抓来的人做什么?」Miles透过Altair的身份提问。

「Altair,你是角色是负责行动而不是提问,」负责人有点不耐,「不论Garnier的动机或行为,那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现在已经挂了。」

「可是Garnier却认为自己在帮助那些人。」Altair又问。

「那是你看到的实情吗?」负责人反问Altair。

「不,」Altair低头沉思,「那座碉堡不是为人治疗的地方,而是痛苦的源头。」

「所以说啰...我们何必谈论此事?」负责人边在簿记上书写,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Altair一时语塞,Miles也想不出为什么自己会问这个问题,「我也不晓得。就当我没问吧!」

「嗯--」负责人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句。

○记忆片段8/8

这怎么可能?难道Garnier真的在帮助病人吗?他说他用草药及一些萃取物在治疗人们的疯病,有些患者还对Garnier的治疗心存感激。 Garnier明明是个疯狂变态,不折不扣的刽子手,那些患者怎么还认为这种摆明邪恶的人会做善良的事?莫非有些事我没察觉出来吗?我得把这情形向长老Al Mualim报告。

〔阿萨辛碉堡〕

Miles的下一段记忆场景是Altair回到阿萨辛碉堡向长老Al Mualim覆命。长老很满意Altair的表现。但Altair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有些明明受到Garnier折磨的患者,竟然会对他感激涕零;明明是敌人,却能被转化成自己的追随者...」Altair不解地问道。

「领导者通常都有办法影响并控制他的追随者,」Al Mualim在桌前踱步,「控制的手段非常多,可以用言语说服,可以用钱买收,可以用威势恐吓...,我听说还有一种来自远方异地的草药,可以让人进入极乐的幻境,使灵魂与肉体分离,这样一来,人们就会完完全全变成施药者的奴隶。」

「所以你认为这些人是被药物控制吗?这听起来真是奇特的控制方式。」Altair问。

「我们的敌人也指控我用同样的方式在控制你们...」Al Mualim走向窗边。

「应许的乐园。」Altair说道。

外界的人通常都认为阿萨辛组织是用迷幻药与酒池肉林来养成死士,然而Altair知道,自己是被另一项理由所驱策,他要恢复原有的地位。

「但我们还他们不一样,我们是要为全体带来和平。」Altair说道。

「他们不知道真相,所以才会对我们有所畏惧。」Al Mualim露出老谋深算的微笑,「去吧!你还有任务要完成。你其他的问题,等下一个目标倒下后再说。」

注:现在Altair又回复了一级,并取得飞刀投掷技能及跑步冲撞术。其中飞刀投掷的用法可以在碉堡外的练习场试玩一番。